神经衰弱失眠中医怎么治疗,中医对神经衰弱的认识和治疗

“神经衰弱”是神经官能症的一种。关于“神经衰弱”的症状,一般的记载是失眠、记忆力减退、感情不快、头重、倦怠、心悸亢进、消化不良、反射亢进、震颤等。 “神…

“神经衰弱”是神经官能症的一种。关于“神经衰弱”的症状,一般的记载是失眠、记忆力减退、感情不快、头重、倦怠、心悸亢进、消化不良、反射亢进、震颤等。 “神经衰弱”常常乘各人在环境与身体上不同的弱点而出现各别不同的症状。苏联医学家根据了伟大生理学家巴甫洛夫的“条件反射”学说,认为人类生活乃是由于“条件反射”构成的。人们因为环境的不一样,他们得着的“神经衰弱”症状也是多种多样的。其原因与征候都与其日常生活有绝对不可分离的关系。所以苏联医学家非常重视“神经衰弱症状症”。所谓“神经衰弱症状羣”就是意味着在病源不同的各种疾病时可能看到的症候之总体。我们祖国医学也有极类似乎此的理论。如内经说:“以妄为常,起居无节”就不能养生。千金论:“命有遭际,时有否泰,吉凶悔吝,苦乐安危,喜怒爱憎,存亡忧畏,关心之虑,日有千条,谋生之道,时生万计,乃度一日”就会致病。这种理论也把疾病与日常生活条件视为不可分割。可是祖国医学上却从没有“神经衰弱”病名的记载,甚而连“神经”的名词也没有。对于这种病祖国医学上是怎样认识和处理的,现在把我的看法结合着自己的工作经验写在下面:

祖国医学对“神经衰弱”的认识

要谈“神经衰弱”,我们得首先从“神经”谈起。要找出中医典籍中用什么来代替“神经”的,我们就不得不首先从二千多年前祖国医学发展最古的内经里去寻找。关于代替“神经”,内经里提出了一个“肝”字。大家定会奇怪“肝”不是腹腔里的一个内脏器官吗?从何说起代替“神经”呢?事实上内经里的“肝”字鲜明地标志着两种意义。内经说:“肝主疏泄”,对肝制造胆汁以助消化。对肝病的疗法指出了“食甘”即多吃糖的原则。无疑的这是指实质的肝脏而言,这是“肝”字的一种意义。但是内经对“肝”字又有另外一系列的说法,如:“肝者,将军之官,谋虑出焉”,“肝在体为筋”,“在变动为握”,“在志为怒”,“肝病头目眩”,“肝虚则目无所见,耳无所闻,善恐如人将捕之”。这一系列的“肝”,则决非解剖可以肉眼看见的那个实质的肝脏。胡安邦说:“内经以其变动为握,握者筋挛抽搐之谓,以肝主筋,故以筋挛抽搐归之肝。肝气调达者其人愉悦舒畅,肝气郁结者其人多疑善怒。凡惊惧愤怒之暴者,每致筋挛抽搐。其实痉挛抽搐为运动神经方面的事。在志为怒,怒为知觉神经方面的事。病源皆属于脑,而与实质的肝无关系”。这是“肝”的另一种意义,即是用“肝”这个名词代替了“神经”。 公元二世纪时汉张仲景著伤寒论,把疾病分为六经来治,即是把疾病的发展变化按其表现的不同症候分为六个阶段来处理。他在最后一个阶段“厥阴经”里列入了种种神经发病的症状。中医文献称厥阴为肝的代名词。朱颜同志解释“厥阴病”时说:“这一个阶段为生命危机的严重阶段……人体最主要的神经系统(包括中枢神经和自律神经)都陷于纷乱状态,失去了领导机能,所以症状的表现也比较驳杂。如四肢厥冷、吐痰、循衣摸床、神志糜乱、舌捲缩等等,循环系统、消化系统都随神经系统的挫败而卷入垂死挣扎的危机”。张仲景把“厥阴经”来代替神经系统,其理论仍由内经脱胎而出。公元七世初随巢元方更阐发了内经的“风论”;他认为“风”之为病“其入于经脉行于五脏者,各随脏腑而生病焉”,即是说各脏腑都可以发生“风病”。什么叫做“风病”呢?他指出了“风病”的种种症状,如“但得偃卧,不得倾侧”、“若踞坐不得低头”及“其人当妄撮空指地,或自拈衣循衣缝”等。其实这些所谓“风病”的症状完全就是神经系统的症状。这些理论就使得“肝”与“风”在病名上密切地联系起来。其泉源仍本于内经“诸风掉眩,皆属于肝”与“风胜则动”等论。由此发展下去,所谓“抽风”“惊风”“中风”等一切神经系统的病症,在祖国医学尚无法指出“神经”的情况下,组成了“肝风”的一大体系。 由于以上诸论的发展,我体会出“肝”的一种意义是古人所指的“神经”,而“风”的一种意义是古人所指“神经发病的变态”。所以“肝”与“风”愈来愈建立了不可分离的关系。如三叉神经痛中医叫做“偏头风”;大脑神经痛中医叫做“肝 逆头痛”;颜面神经痉挛呈特形面貌中医叫做“中风口眼斜”;思虑过度,面黑目赤,毛悴色夭,精神恍惚,中医叫做“肝劳”;肆意刺激,手足厥冷,呕吐眩晕,状如癫痫,不省人事,中医叫做“肝厥”。至于因情志不畅而影响到食欲不振,中医叫做“肝犯胃”。推而广之,情绪不好,爱发脾气的人,中医说是“肝火旺”;情绪不好,而不发脾气的人,中医说是“肝气郁”。在一系列的“肝风”病中,有好些是完全相当于“神经衰弱”的。公元十八世纪末清名医叶天士擅长治慢性衰弱病。我们翻开他病案“肝风”门一读,可以发现他多数的记载如:“目昏、耳鸣、不寐”。“多惊恐”,“心悸荡漾,头中鸣”,“神呆不语,心热烦燥”,“头痛眩晕,肢麻汗出”,“心中逍逍愦,不知何由”,“离愁菀结,昼睡睡不肯寐”等,都是可以出现于“神经衰弱”的症状。

祖国医学对“神经衰弱”的处理

祖国医学对一切疾病——特别对于“神经衰弱”处理的基本精神是反对“执方而昧法”的。我们对“神经衰弱”的直接处理,必须要看某种症状出现在某人身上,其人的健康基础怎样?生活环境怎样?有何兼症?用药有何顾虑?最后才决定用某种方法。我们吸收古人的经验,用古人的成方,必须首先了解古人的立法,即古人根据何种理由而立成此方的理由。若不懂得古人的立法,而妄用成方,碰巧医好了几个病人,就以为某方治某病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这是一种冒险行为,因为用古方必须结合着病人的具体条件,所以中医对“神经衰弱”,除了灵活运用方法以求发生疗效外,是没有机械性的特效药的。在习用于处理“神经衰弱”方法方法中,大约可以分为“镇肝”“舒肝”“调肝”“平肝”等为主。 除了以上的“镇肝”、“舒肝”、“调肝”和“平肝”等直接处理的方法外,我们一般也用两种间接处理的方法: 第一,从病人生活情绪上着手。如内经所谓“精神内守,病安从来”、“食养尽之”及“数问其情,以从其意”等原则,就是不必服药,而从病人的营养,休息和愉快感情上来间接达到治愈的目的。我们把这种“神经衰弱”的间接处理来同今天苏联根据巴甫洛夫的高级神经活动学说而制定的保护性医疗制度比较一下,我们发现这两种处理的基本精神是相同的。 第二,不直接用作用于神经的药品,而间接用作用于全身其他器官的滋养强壮药品来加强对“神经衰弱”患者的抵抗力以达到间接治愈的目的。因为我们常常看见一般的“神经衰弱”患者大都精神不能统一,对事物缺乏集中注意力,感觉过敏,知觉异常,乃至于眼、耳、鼻、舌、肠胃、心脏、全身营养都发生障碍,所以不能把“神经衰弱”与身体其他部门孤立起来治疗处理。近人祝味菊把“神经衰弱”所出现的症状归纳成为两大类: “(一)麻痹各脏器之官能减退,新陈代谢障碍,荣养失调,体温低降,精神乃见萎靡,思想为之遲钝。例如痿废、白痴、健忘、消化不良及伤寒少阴之但欲寐等。 (二)兴奋易于感动,稍受刺激,便觉情绪烦乱,神志不宁,而呈种种过敏之状态。例如遗精、自汗、怔忡、失眠及遇事愤怒等。” 以上两类症状与人体全身机能和实质的衰弱是分不开的。所以作用于全身及他脏器官的滋养强壮药品来治疗“神经衰弱”也同样成为间接治愈的有效办法。所有的滋养强壮药我们统称为补药。不过,用补药来治疗“神经衰弱”,仍须斟酌病人的具体条件。一味的瞎补也会弄出岔子的。

“神经衰弱”的主要方药

前面说过中医是反对“执方而昧法”的——特别是对于“神经衰弱”。但是我们并不因此就只强调“法”而忽视了“方”。我们认为“法者不定之方,方者一定之法”。正确的处理是应该“方”“法”并重的。因为凡一种病症必然有一定的主方,而主方中又必有一定的主药。所以不仅古人遗留给我们的“方”都值得宝贵,就是“方”中的每一味药物也给予我们极大的研究价值。兹将“神经衰弱”的主要方药结合其所主治的症状举例介绍如下: 1.方剂 甲:硃砂安神丸硃砂黄连当归生地甘草为细末酒泡蒸饼丸如麻子大,硃砂为衣,每服三十丸,卧时津液下。主治心神昏乱,惊悸怔忡嗜嗜寐不安。 乙:酸枣仁汤酸枣仁知母甘草白茯苓川芎水煎服。主治虚劳虚烦不得眠。 丙:黄连阿胶汤黄连黄芩芍药鸡子黄阿胶先煮三物,去滓,纳胶烊尽,小冷,纳鸡子黄,搅令相得,温服。主治少阴病心烦不得卧,及温病真阴欲绝壮火復炽者。 丁:天王补心丹人参酸枣仁当归生地 黄麦冬天冬柏子仁远志五味子丹参元参白茯苓桔梗炼蜜丸如椒目大。白汤下。主治心血不足,神志不宁,津液枯竭,健忘怔忡,大便不利,口舌生疮。 2.药物 甲:镇肝(镇静神经)的药物类牡蛎蛤粉龟板鳖甲石决明草决明磁石铁粉硃砂白芍胡麻旋覆花代赭石琥珀珍珠金银箔龙齿龙骨主治:情绪纷烦,失眠多梦,耳鸣,惊悸,震颤等症。 乙:舒肝(舒畅神经)的药物类桑枝桂枝钩藤刺蒺蔾天麻菊花川芎薄荷陈皮半夏夏枯草枳壳生薑竹茹茯苓甘草柴胡郁金丹皮麝香当归殭蚕香附子胆南星桔梗主治:头量、胀、痛,目珠痛,耳痒、闭,筋惕,肢麻,肤痒,呕恶等症。 丙:调肝(调整神经)的药物类当归黄耆人参地黄芍药阿胶枸杞远志枣仁柴胡女贞旱莲杜仲桑寄生首乌白术白花蛇香附白附子鹿角川芎腽肭脐紫河车主治:肋胀,肢麻,四肢不灵活,目昏,耳鸣,消化不良,记忆力减退等症。 丁:平肝(使神经的兴奋与阻抑趋于平衡)的药物类犀角羚羊角胆草黄连黄附附子附子连翘龙荟郁金牛膝枳壳钩藤大黄甘草主治:烦躁易怒,体温亢进,狂言乱语,卒然昏倒及一切兴奋过度之现象。

“神经衰弱”治疗方法的运用

1.关于方药的运用 关于治疗“神经衰弱”的方药不可能在这短短的篇幅中都介绍了出来,以上所列,是一般比较主要常见的。兹仅就以上的“方”“药”谈谈我自己在运用上的经验: 硃砂安神丸用于躁烦不眠的人,其安眠的作用比较强,但主要只能安眠而不及其他症候;酸枣仁汤用治神经不太兴奋的失眠有效,黄连阿胶汤是治血热水亏失眠的最好方剂,我常用以治躁烦不眠头充血充血充血者。此方特提出温病后者,谓其不一定仅奏效于慢性精神病。好些人烦躁到极点时,一服可以终夜鼾睡。可是由于方中的阿胶鸡子黄有些腥腻的气味,用于消化不良呕逆作恶的人就必须仔细考虑。天王补心丹的作用在于补血润燥,可是在我的经验上有些口舌生疮大便不利的人已到了神志不宁的时候,人参是应当慎用的。同时此方中滋腻药品比较多,对于关节疼痛大便溏薄的人则决不可以用。以失眠为“神经衰弱”症状中最普遍的一种,故一般的“神经衰弱”药剂都不能不顾到睡眠一事。数方的优点是没有麻醉性和强迫安眠的弊病,多吃也不会成为习惯的。 在以上治疗“神经衰弱”的四类药物中,每一样在中药典籍上都有若干专论。它们在运用上都有融会配合之妙,在效用上也不能机械划分划分划分划分界限。至于滋养强壮的药物,在以上第三类药物中多有之,难于一一列举。我对于用药有两点主要的体会: 第一,不随便用妨碍消化的药物,因恐影响到病人营养的吸收,以致健康难于恢复。 第二,不随便用滋补药物,除非彻底掌握了病人完全属于衰弱性而又决无其他杂病,然后适当的给予。如果一味瞎用补药,反而促使病势恶化。 2.怎样答覆病人不同的要求 我在“神经衰弱”的治疗工作中,常常遇见病人对我有许多不同的要求。这些要求归纳起来约有三种: 第一种,比较性情急躁的病人,等不得应有的一定的疗程,总是要求吃一种立刻可以见效的特效药。 第二种,比较顾虑多的病人,总以为自己身体太坏,强调自己的“虚弱”,总是要求吃补药。 第三种,有的病人因为患了其他疾病,经治愈后,出现了失眠症状,或者因为偶然懊恼不眠,根本谈不上“神经衰弱”,可是他们给自己戴上了一顶“神经衰弱”的帽子,要求要照“神经衰弱”处理。 关于这些不同的要求,如果病人比较固执己见,而医师又不详细诊断,其结果一定弄南辕北辙南辕北辙南辕北辙南辕北辙南辕北辙。对于第一、二两种,我只有进行解释和说服。对于第三种,我常给以一个最简便的方剂——梔子,淡豆豉两味煎水服,很快的可以解决问题。 3.疗程中的两种检查 比较部分部分部分部分部分部分部分“神经衰弱”的患者服药以后反应不明,或并无好转。在遇着这种困难的时候,我总是作两方面的检查: 帮助病人检查:是否有精神上过重的负担不肯说出?是否体力和脑力(特别是脑力)过分疲劳?是否营养不足?是否生活上有某种不良的习惯和嗜好?是否还有其他的慢性疾病?曾否动过大手术? 受过大惊恐?中过药毒或酒精毒? 检查自己:处方是否失之太腻滞,惹起病人胃口不适?是否失之太辛燥?是否剂量过轻或过重?诊断时是否太草率,没有看出病人尚有其他的疾病?是否太强调了病的严重性,增加了病人的思想负担?是否没有告诉病人生活上应该注意的事项? 我对服药反应不明或并无好转的人常常用以上两种检查方法来帮助病人和自己,因而提高了一些疗效。

“神经衰弱”的预防

远在二千三百年以前,祖国医学已有了预防医学的思想。如内经:“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夫病已成而后药之,乱已成而后治之,譬犹渴而掘井,而铸锥,不亦晚乎”及“上工刺其未生者也,其次刺其未盛者也,其次刺其已衰者也,下工刺其方盛者也……故曰上工治未病,不治已病”等论,认为最有效的保健办法是在疾病未发生以前进行预防,在疾病未恶化以前进行早期治疗,而且还要“刺其已衰”以预防疾病的再发。张仲景在他治杂病的经验中认为“夫治未病者,见肝之病,知肝传脾中医中医中医中医中医…中中医中医不晓相传,见肝之病,不解实脾,惟治肝也”。又如战国时名医扁鹊见齐桓侯有疾而桓侯不自觉,扁鹊劝他早治,桓侯不听,直到病入骨髓而死。这类记载,在祖国的预防医学思想上是非常可宝贵的。通过历代医家对这些理论的阐发和实践的认识,我在工作中体会出“神经衰弱”的预防可以分为如下的三个阶段: 第一,对未患者预防“神经衰弱”的发生。为为为为为主要为为为患者自己争取。争取的方式,必须靠每个人自己把生活中四个主要的因素——眠、食、娱乐、工作重视起来,加以适当的配合。如果我们缺乏了充足的睡眠,白天消耗的精力就无法得到恢复。其次,如果我们缺乏了适宜的饮食营养,我们身体物质的消耗就得不到补给,生命就没法保全,对疾病也没有抵抗和扑灭力。其三,如果我们缺乏了正当的娱乐,我们理性化理性化理性化理性化理性化成理理性化理性化理性化和机械化,而对工作效率也无法提高。至于缺乏了优良的工作,我们将会感到自己的生活空虚,生命没有价值,悲观、失望、一切“神经衰弱”的症状将会接踵而至。所以我们只有把眠、食、娱乐、工作掌握好了,才能使身体不致与异常刺激相接触而引起脑神经正常活动的障碍。由锻炼而成为习惯,由习惯而成为自然,这样来预防“神经衰弱”的发生。 第二,对已患者预防“神经衰弱”的发展。这种预防,主要依靠医师与患者的合作。一个医师的优劣,就在于他的工作有无预见性。如对一个多梦纷纭的患者,处理上就应当预防他可能失眠。对半夜有潮热现象的患者,处理上就应当预防他可能盗汗。对眩晕不息的患者,处理上就应当预防他可能卒然昏倒。医师在处理方法上有了准备,再告哪些哪些哪些哪些哪些上应哪些哪些哪些些哪些事项,一面又由患者自己从思想与行动上来消灭原因,这样由医师与患者合作起来预防“神经衰弱”的发展。 第三,对已治愈的患者预防“神经衰弱”的再发。常见一些“神经衰弱”患者,由于服药或休养,症候已经消失,健康应已恢复,可是由于他们生活上不良习惯(如吸烟、纵酒、手淫等)的放纵,或者又由于他们对健康仍抱着怀疑的态度,惶惑、恐怖使脑神经得不到寧息,而曾经过“神经衰弱”的患者,他们的大脑神经细胞又特别脆弱和敏感,因此已经消失了的症状,重新又活动起来。在这种情形之下,欲求健康的巩固,患者的毅力与医师的指导和鼓励是分不开的。 以上“神经衰弱”三个阶段预防的重要性说明了“神经衰弱”的治疗工作,在过程中,是一直离不开预防工作的。“神经衰弱”的预防工作不单独依靠医师,更重要的是依靠患者自己。一个思想健康而生活上养成了优良习惯的人,根本不可能患“神经衰弱”。同时,我们承认一个人的生存是脱离不了家庭和社会环境的,因此,改进儿童教育和社会制度都成为“神经衰弱”深入和广泛的预防条件。

结语

我在这篇对“神经衰弱的认识和处理”的写作中,特别感到祖国古代医学的伟大。它对“神经衰弱”的认识和处理,除了在名词的使用上与今天的新医学不同而外,是具有一定的科学性的。而是极接近于苏联巴甫洛夫学说和以巴甫洛夫学说为基础而制定的新医疗制度。同时我更感到只有从历史上研究和了解了祖国医学,才能批判整理和发扬祖国医学。许多中医工作同志——我自己也在内,对于新科学知识还很有限,对于新医学工具也不会使用,只有加速的通过科学进修,在自己的基础上努力学习和吸收先进经验,才能够使祖国医学进一步达到系统化和标准化。 由于自己的学识浅薄,很多缺点不能避免,希望读者指正。 55

上一篇:没有深度睡眠的后果,长期没有深度睡眠的人

下一篇:晚上总是不想睡觉是什么原因,晚上不想睡觉怎么办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49805514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