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睡不着情绪低落想哭是抑郁么,失眠、情绪低落、抑郁

近年来,随着现代生活节奏的加快,人们所面对的来自学习、工作等各方面的压力增大,失眠的人群也日益增多。据流行病学调查资料显示,世界范围内不同国家及地区的失眠患病…

近年来,随着现代生活节奏的加快,人们所面对的来自学习、工作等各方面的压力增大,失眠的人群也日益增多。据流行病学调查资料显示,世界范围内不同国家及地区的失眠患病率达10%-15%。而在国内,高达38.2%的人遭受失眠的困扰,其中26.6%的人每周都会失眠,严重者每周失眠次数达3次以上。

失眠一种复杂的病症,其复杂性在于,大多数失眠的患者不仅仅出现入睡困难,多梦,易醒,睡而不实或早醒不能入睡等失眠主要症状,还会伴随其他兼症。这也使得大多数失眠患者难以单纯通过安眠药或安神类中成药的治疗就能取得理想的效果。

在失眠的伴随症状中,焦虑、抑郁等负面精神情志上的症状较为常见。国外的一项随访时间长达7.5年的研究发现,睡眠质量差和失眠人群的抑郁症状发病率显著升高,并且失眠人群是抑郁症状发病风险最高的群体,约为无失眠症人群的2倍以上,此外,失眠症状严重程度也会不同程度地影响抑郁症状。

(失眠与抑郁症的相关研究)

关于失眠与焦虑、抑郁的关系,现代医学研究发现,失眠和抑郁、焦虑的发生都与大脑中的下丘脑、海马等部位分泌的神经肽、神经递质存在一定的联系,而这些部位可调节人们的睡眠及情感。

从中医的角度来分析,失眠伴随抑郁病因多责之于肝。中医认为,肝主情志疏泄,若肝失疏泄,肝气郁滞,则易出现闷闷不乐、情绪低落,甚至抑郁等情志问题。而失眠一症,也可因郁致病,因患者本身情志不畅,郁结心脾,耗伤气血,肝气不疏,扰乱气机而发失眠。

失眠伴抑郁,多为肝郁!

失眠在祖国医学中又称为“不寐”。《医碥·郁》曰:“郁则不舒则皆肝木之病矣。”《不居集》亦言:“愤愤过极,肝气上冲,邪气郁闭,烦闷不得眠也”,指出失眠伴抑郁,既有“郁”的一面,又兼有邪扰心神而导致“不寐”的一面。

故此,历代医家认为,失眠伴抑郁,主要与肝郁有关,以肝气郁结,胆腑虚怯,心神不宁最为常见。

现实生活中,相信不少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遇事不高兴,受委屈时,又或者很多事情闷在心里时,总希望找个办法“出口气”。如果一口恶气不出,心里头就会憋的慌,这也很容易导致晚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而在人体的五脏六腑中,肝的疏泄功能则可以帮我们调节自身不良情绪,出这口“恶气”。因此,肝的疏泄功能正常,则人体气血平和,气机调畅,既不亢奋,也不抑郁,各脏腑间相互协调,各司其职,故精神愉悦,心情舒畅,思维灵敏。一旦情志失调,肝气郁结,司疏泄功能失职,则见心情抑郁寡欢,悲伤忧愁而多疑虑。正如《素问·举痛论》记载:“百病皆生于气”,《证治汇补·郁证》也有言:“郁病虽多,皆因气不周流”,二者皆表明抑郁以“郁”为病机关键所在。

另外,除肝外,胆也是调节情志的重要脏腑,所以我们常常将肝与胆放在一起讨论。如果胆腑已虚,加上肝气郁结,不能流注于胆,胆气愈加虚怯,不能决断,表现为精神抑郁、情绪低落,意志活动减退。如此肝胆不济,则进一步加重气机郁结。诚如《太平圣惠方》中所言:“胆虚则多恐……胆气衰微,故令神思恐怯而多惊悸也。”

如此一来,失眠本就令人痛苦不堪,再加上伴随出现的抑郁等负性情绪的积累,又或者尝试多种助眠方法也无济于事,种种因素综合作用就很容易导致顽固性失眠的发生。

中医辨证调理,既调理失眠,亦改善抑郁!

正如上述所言,失眠的患者常伴随多种症状,尤其是抑郁等负性情志问题,而且不同的人,由于年龄、体质,失眠的病因病机有所不同,故用药也应一人一方。

在治疗失眠方面,祖国医学重视整体观念,多从整体出发、辨证论治,治疗以中药方剂为主,配方灵活。对于肝气郁结,胆腑虚怯所引起的失眠伴抑郁,临床常用温胆汤为基础方加减辨治。

该方最早出自姚僧垣所著的《集验方》,后世医家结合临床实践对该方进行了一定的调整。如《三因极一病证方论》中记载的温胆汤,可“治心胆虚怯,触事易惊,或梦寐不祥,或异象惑,遂致心惊胆慑,气郁生涎,涎与气搏,变生诸证,或短气悸乏,或复自汗,四肢浮肿,饮食无味,心虚烦闷,坐卧不安。”不难发现,温胆汤所治病证最与心胆相关,并强调了对于气郁、痰涎等因素以及不寐等病证的治疗作用。

现代医学也表明,运用温胆汤加减治疗各型失眠伴抑郁,可有很好的效果。

另外,由于疾病的发展是一个渐进且复杂的过程,随着病情的变化,证候可发生转变,病机也会更加复杂。长期肝郁胆虚,若不及时调理,可致中焦脾胃气机升降失常,脾不得升,胃不得降,则可引起患者恶心、腹胀、食欲减退等症状。对于这种情况,不可拘泥于温胆汤一方,临床常用温胆汤合归脾汤加减或逍遥散合归脾汤加减化裁使用。

中医也常讲“久病入络,久病兼瘀,顽疾多瘀血”,长期失眠伴抑郁,在整个病变进展过程中,郁的状态若持续加重,可由气郁发展为痰郁、湿郁、火郁、血郁等证候,病变中后期则容易出现瘀血证候。气为血帅,血为气母,肝气郁结,气结日久与血壅阻而成瘀,演变为虚实夹杂的病机。“郁”“虚”“瘀”交错共存,共扰心神,加重不寐。此时需要在调理药方中灵活加入活血化瘀之药。如柴胡疏肝散合用血府逐瘀汤加减,既疏肝解郁,亦活血祛瘀,达到标本兼治的效果。

比如,36岁的张女士,失眠2年多,主要表现为入睡困难,眠浅易醒、早醒、醒后难再入睡,梦多、多噩梦,一夜可睡5个小时,白日精神疲劳乏力,自汗,日常遇事易紧张,生气,烦躁,情绪低落,高兴不起来,有委屈想哭感。并伴有记忆力减退,怕冷怕热,身有燥热汗出,气短,口干口苦,双侧耳痛,胀痛或刺痛,前额疼痛的症状。月经周期规律,经时腹痛,月经量减少,色暗,有血块。食欲减退,偶有恶心感;大便日一行,质软。观其舌可见舌黯淡,苔黄腻,边有齿痕。

中医辨证为肝郁气滞血瘀型不寐伴焦虑、抑郁情绪。治以疏肝泻肝,理气活血,养心安神为主。方用柴胡疏肝散合血府逐瘀汤加减。调理14天后二诊,睡眠时间较前增加2个小时,入睡情况较前好转,白日疲劳感减轻,情绪较前好转,耳痛较前缓解,大便恢复正常,余症状同前。上方调整继服14剂,经三诊用药后诸症悉除。

在这一案例中,张女士为肝郁气滞,致气血运行不畅,则营卫失调,卫气昼不行于阳,夜不行于阴,故出现白日精神疲乏劳累,夜间睡眠不佳。而肝郁日久化火,易出现噩梦、口干口苦等。柴胡疏肝散可有效治疗肝气郁滞所引起的气滞血瘀型情志病。血府逐瘀汤不仅可以治疗气滞血瘀型的失眠,还对抑郁状态有一定的治疗效果。故两方合用化裁,药后营卫和调,神明得安,故失眠诸症悉除。

以上相关内容表述望能让更多朋友受益,有需要辨证指导的朋友也可通过点击我头像进行私信。

【声明】:

本文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在任何情况下,文章中的资讯仅供读者参考之用,读者不应单纯依靠本文而取代个人的独立判断。对于因使用、引用、参考本文内容而导致损失、风险及纠纷,我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上一篇:兴奋得睡不着,七夕前夜小伙兴奋到睡不着

下一篇:失眠睡不着是什么原因,是什么导致了失眠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49805514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