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太兴奋睡不着,晚上异常兴奋睡不着

汪明刚吃了一碗醪糟汤圆,骆家人也没再招呼,他也知趣地放下碗筷,来到骆老爷子抓药的地方,无聊地看了一会便离开了。回到上街,没看见萧谷米,心想这小子走得挺快的,但是他打…

汪明刚吃了一碗醪糟汤圆,骆家人也没再招呼,他也知趣地放下碗筷,来到骆老爷子抓药的地方,无聊地看了一会便离开了。

回到上街,没看见萧谷米,心想这小子走得挺快的,但是他打心眼里看不起人家。都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勇气。

连家今天有客人到了,家里要杀鸡,招待客人。连显才招呼汪明刚说道:“明刚,在忙啥子。”

“才哥,我有啥子好忙的嘛,啥事没有。”汪明刚羞羞地说道。

毕竟连家的实力在那里摆着的,他就是渣渣,在连显才面前,自觉降低身份。

“那我跟你找点事。”连显才说道。

“好,好,才哥有啥子尽管吩咐,保证完成任务。”汪明刚一脸讨好的样子。

“走,跟我到后院去。”

汪明刚屁颠地跟着连显才来到后院。

“杨杰,我跟你找了个帮手,有啥子事情,直接安排。”连显才对着正在磨刀的杨杰说道。

杨杰是镇上的单身汉,50多岁一直单身,因为办得一手好菜,镇上人家有个大凡小事,都会让他做主厨。

他为人低调,但也有不好的毛病,就是喜欢顺手牵羊,拿人家的东西。

据说,他家里放着两口棺材,一个是给自己留的,一个是给未来的女人留的,尽管现在女人还八字没得一撇,所以就拿来存放贵重物品。

尽管他有这样的小毛病,但是和连家的关系不错,一直在连家进出,帮着做饭办菜,收拾一些家里的琐事。

“明刚,你去把鸡杀了,打整干净。”杨杰安排道。

“好的。”汪明刚说道。

汪明刚是典型的家懒外头勤,在家里,就是看到油瓶倒了都不扶的人,在外面,尽管不是干活的好手,但无论脏臭他都愿意做。

······

贵丑放牛回来,看人的眼神都变了。

家里两个嫂子挺着一对奶子,在他面前晃悠,在她们眼里,贵丑就是小孩,也没那么多忌讳。

以前贵丑真还是小孩,什么都不懂,现在经过乐大爷调教,他开始关注男人和女人的不同,一双眼睛贼溜溜地往女人身上瞅。

尤其是晚上,哥哥回来的时候,老鼠活动就频繁,哥不在,也没那么多老鼠,他总结了,这不关老鼠的事,与哥嫂有关。

因为大哥大嫂要各一间房,很少有动静,就算贵丑有意听,也听不出什么来。

可是,二嫂这边就不一样了,只隔离一层板壁,夜深人静的时候,就连二嫂的呼吸声都可以听见。

以前不觉得有什么,现在二嫂的呼吸声就像美妙的音乐,让他不能入眠,脑海里就是黄牛爬背的影响。

他有时更是墙上贴着耳朵听,也试着从缝隙里往哥房间瞧,尽管板壁的缝隙大,但是用报纸糊着的,看不过去。

从此以后,贵丑的睡眠出现问题,晚上异常兴奋睡不着,白天萎靡不振。

······

在杨杰的安排和指导下,连家办了满满一大桌好菜,汪明刚自然就留下来吃饭喝酒了。

汪明刚不但好吃懒做,还贪杯烂酒。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连显才怕他喝多了,觉得差不多了,就让他先回去,自己陪着客人继续喝酒。

汪明刚倒也明白懂事,起身告辞。但他还是喝多了,一路东倒西歪,心里想着白天被萧谷米看不起,说自己是吃白食的,酒劲上来了,憋着一肚子火没地撒,火大。

再就是自己也没个女人疼,骆红漂亮动人,却看不上自己,心里想了很多女人,都是名花有主的。他越想越气,把这个怪罪在自己母亲身上。

汪明刚晃晃悠悠回到家里,本想倒床就睡,却被母亲沈大孃喊醒。

“成天就在外面喝猫尿水水,脸不洗脚不洗,像啥样子。”沈大孃吼道。

沈大孃一直在等汪明刚回家,晓得他一天到晚在外面混吃混喝,外面没得着落才回家吃饭,一张老脸都被他丢尽了,看着自己不争气的儿子就来气。

沈大孃絮絮叨叨,絮絮叨叨说个不停,见汪明刚不听,还懒在床上,她就拿起火钳,在他身上拍。

汪明刚被打得生疼,惊醒过来,看见拿起火钳拍打自己的母亲就来气。

加上之前的怒火,在酒劲的驱使下,彻底爆发了。其实此时的汪明刚已经处于失忆状态,近乎疯狂。

汪明刚夺过母亲的火钳,扔在一边,上来就是一阵拳脚,打得沈大孃卷曲在地上大哭大叫。

“你个招雷劈的畜生呀。”

“不得好死的家伙。”

“打死人了。”

“救命呀。”

沈大孃被打得无力反抗,只能在地上呼救。

汪明刚也愤怒的吼道:“就是你,我没个工作,没个女人,我什么都没有······”

别看汪明刚年轻,由于长期游手好闲,也比较虚弱。一阵拳脚后,坐在地上累得气喘吁吁。

此时他开始有些神志不清,看见灶膛里窜着火苗,突发奇想要将母亲下油锅。

于是,汪明刚把火生得更旺,锅里加满水,大声的吼道:“我要把你下油锅。”

沈大孃吓得不轻,看着疯癫的儿子,真不怀疑,会把自己放在锅里。

“救命啦,救命啦······他要将我下油锅呀。”沈大孃声嘶力竭地喊着。

左邻右舍的邻居早就听见他们在吵架,都已经习以为常了,本以为吼几句就消停了,哪知道还有这一出。

汪明刚之前放出话,谁敢管他的事,他就和谁死磕到底,因此大家都不愿去招惹他。

刚才也有胆子大的,想着去劝一下,无奈门从里面关的,开不了。也就在门外劝了几声,见没效果也就算了。

现在,听见沈大孃说要下油锅,大家这才真的慌了,因为汪明刚真做得出来。

“我们把门撞开,进去怎么样?”有人提议。

“不妥不妥,要是汪明刚发疯,拿刀砍怎么办?”

“那怎么办,总不能看着他乱来吧?”

“上次劝架,第二天他来找我算账,还是惹他好。”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也没拿出个好办法。

屋里的汪明刚没闲着,不管母亲怎样哀求,嚎叫,他充耳不闻,用气去抱母亲,想把她放进锅里。

说实在的,他心里是这样想,但是没力气,抱了几次都没成功,但是把沈大孃吓着了。

汪明刚不停地折腾,外面的邻居不知道说提议,去叫治安室的周剑,他专管这个,想来汪明刚也不敢对他怎么样。

不大一会,周剑在大家的带领下,来到汪明刚的家门口。敲门不应,周剑直接一脚把门踢开。

汪明刚真使劲地拽着母亲往灶台拉。周剑上去就是一脚,踢飞汪明刚,邻居迅速把沈大孃扶起来带走。

等汪明刚反应过来之后,已经被周剑制服,双手被拷在一起。

这时,汪明刚已清醒一大半了,耷拉着脑袋,踉踉跄跄跟着周剑走向治安室,嘴里嘀咕着:“凭什么抓我,老子是汪明刚。”

周剑也不和他多说,把汪明刚带到治安室,将他靠在桌子上,自己睡觉去了,汪明刚也折腾累了,不一会就靠着墙壁睡着了。

上一篇:睡眠不足有哪些危害,睡眠不足有4大危害

下一篇:免费青少年心理咨询在线平台,青少年免费心理咨询电话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49805514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